SEO知识:百度陈竞凯

我想了解一点有关百度创始人之一的崔姗姗的资料?

不知道在百度知道里能否找到,或者好心人的回答会不会被屏蔽掉?作为百度创始人中唯一的女性,一定有其相当不凡的一面。对此我十分想了解?


  崔姗姗是百度的高级技术总监,与郭眈等共同组成了百度坚实的技术后盾。并且归纳了所谓的“百度”文化,技术改变生活,把自己的生活乐趣融于工作之中。现在也是亿万富翁了,并持有百度期权。下面的文章也许你想看看?
  1999年底,李彦宏从美国硅谷回来,带来了要做搜索引擎的思想和资金。来之前,他便与曾经负责天网搜索,后来成为技术副总裁的刘建国联系成立百度公司。为了招聘第一批工程师,他们在清华和北大的BBS上发了一条招聘信息。崔珊珊当时还在中科院读研究生,看到这个帖子后,被其中的言语所吸引,并通过面试成为了公司的七位创业人员中的一位。与她同时进入的还有北大的一名学生,北邮的一名学生和交大的一名博士生郭眈。现在,崔珊珊和郭眈都已经成为了百度的技术总监,谈起那段经历,言谈中仍然对当初的选择自豪不已。
  像崔珊珊这样自豪的工程师在百度还有很多,而且他们也有这个资本。要知道,百度在2003年便盈利一个亿,随着百度上市的步伐也越来越近,又一个互联网时代的超级公司将在中国诞生。曾经以1400万的高价被用友软件收购的华表公司总经理唐爱平在一次餐桌上真诚的说道:“在中国,我最敬佩的技术公司就是百度,因为他们能够把技术钻的那样深,而又能够在市场上取得如此大的回报。这对技术人员来说是梦幻般的公司。”
  不过,作为这家公司的一员,百度的工程师并没有只为可能到来的财富感到极度兴奋,倘佯在技术的海洋中仍然是他们最为惬意的事情。当互联网用户在简简单单的输入框中敲入几个汉字,搜索一下便可以获得想要的信息时,百度的软件工程师们可能正在忙着完善一个搜索算法,或者正在修正即将上线新模块的最后一个bug。
  快乐的源泉
  什么是快乐?百度工程师有自己的看法,这便是:与一群聪明人共事,与国外的一流工程师斗法。鼓励创新,容忍失败。
  走在百度的研发部门中,不时可以看到有人穿着拖鞋一屁股坐在其它工程师的桌上探讨问题。令人愉悦的是思想的碰撞。现在担任架构设计师的陈竞凯说:“我喜欢和这里的一群聪明人谈话,可以迸发出很多火花。或许你的想法在这里被打的一塌糊涂,但你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可以不停的学到新东西。”正因为如此,百度的研发部门无论如何缺人,但在招聘中从来不降低要求。崔珊珊说:“如果新人的水平降低了,大家可能会感觉到受伤害。”齐玉杰在加盟百度前,已经接受到了几个大公司的offer,但后来听到自己非常喜欢,也对自己影响力很大的一本书《网络编程》的译者就在百度,“感觉距离一下就拉近了。”现在他已经做过竞争情报系统、贴吧等很多项目,担任了项目经理。
  能够和Google这样世界性的超级企业在技术上一较高低,这在中国没有几个公司能够做到,甚至没有几个公司能够给工程师提供这样的机会,百度做到了。崔珊珊说:“我们的产品有那么多的人在用,中文检索我们占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大家都认为最好的工程师在硅谷,但我们很自豪中国还有这么一群工程师敢做这样的事情,并且做得挺好。”她还提醒说:“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很多搜索引擎现在提供的相关检索功能是百度最早做出来的,而且做了很多年了。”
  失败和创造总是一对双胞胎。在搜索引擎市场激烈竞争的情况下,百度公司给工程师营造了一种很好的工作氛围。陈竞凯曾接手了一项分布式检索系统的设计和开发,这个名字现在听起来都很吓人。主要仿照Cache机制,像CDN一样把需要的检索结果放到距离到用户近的机器上。这个想法是很好的,而且当索引库几个月不更新时,效果也比较明显。但是,用户的检索是动态的,在快速更新的情况下,实际应用中运行的费用太大,而且还有可能限制其它的技术方向,最终这个项目放弃了。然而,陈竞凯一点都没有消沉,反而感觉从中学习到了很多东西,公司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进入百度不到两年的穆德胜则表示:“在百度,我比较喜欢的是这里会给你失败的机会。有时给你一项工作,知道你可能不会成功,但仍然让你去尝试。我们都是在失败中长大的。”
  事实上,对于搜索引擎技术,如果公司的文化不是鼓励探索,容忍失败,在技术上只能固步自封。崔珊珊这样解释:“搜索引擎技术新而且有相当的难度,如果用原有的方式来做,恐怕发展不了这么快。要大家创造性的发挥,在一件事情可做可不做的情况下,有责任心的人就会主动去做。”
  穆德胜现在在设计一套新的检索架构,同时还在开发一套自动运行维护系统。这样可以降低维护成本和人力成本。穆德胜说:“我其实抱有一个很大的理想,那就是让我们的系统维护部门的同事每天只需要收信就可以了,所有的维护工作系统会自动帮他们完成。”
  正因为有了这些成绩和条件,如果你和百度的工程师聊聊天,就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那种自信。陈竞凯说:“我们从来不认为任何事情不可以解决。” 从学校毕业后进入百度的工程师,一般都很快能够感觉到自己在技术上进步很快,因为在这里一直都需要做核心技术。崔珊珊说:“技术是需要通过解决问题慢慢培养出来的。就像打篮球,要是整天和迈克尔乔丹一起打球并且赢过他,那你的自信心肯定强。姚明就是去美国之后自信心越来越强了,因为这是和大鲨鱼一起拼斗得来的。”
  然而,他们也很清醒。在技术人员的眼中,永远没有最好的技术,而且看问题时会把不足的地方放大。陈竞凯说:“如果让我和Google比较,我可能会指出百度技术的很多问题。但我相信Google的工程师看我们也会有类似的观点。”崔珊珊表示:“一方面我很自豪,做出这么好的技术和产品;另一方面,因为我们身在其中,对系统中的问题很了解,知道远远还没有成熟。”
  技术管理任你选
  曾有位某著名大公司的技术人员这样说过:“我们公司什么都好,包括薪水、公司的管理、福利待遇、后勤保障都做得非常棒,但很大的缺憾是没有为技术人员制定他们需求的技术发展路线。”
  百度则为技术人员的发展准备了充分的空间。早在公司成立不久,担任技术副总裁的刘建国便主持建立了工程师的技术升迁制度。工程师在技术路线上共有九个级别,而且薪资待遇与其级别完全挂钩,在四级以上分别与管理职位有对应关系。一个工程师在成长到四级,也就是高级工程师之后,便有两种路线可以尝试:既可以一直专心致志的做技术,也可以选择做管理工作。
  崔珊珊就是当初选择了走管理这条道路,从工程师、高级工程师、技术经理、高级经理、到技术总监。如今,她的工作就是要确保自己部门的工程师能够以最大的功率向外输出,凡是牵涉到这些的工作,都要去管理。还有很多人选择了走技术路线,甚至在两条路线之间做过调整。有时候是这样的:做了管理,一段时间后却自己感觉不合适,这时还可以退回来,只在技术方面深入发展下去。陈竞凯快人快语,他表示曾经做过六个月的管理,但不久就完全退回到了技术路线上。谈及那段经历,他毫不隐讳的说:“我个人不喜欢推动一些事情,管理太琐碎了,我还是对技术情有独钟。”而已经加入百度四年多的陈韫敏和齐玉杰则担任着项目经理的角色。刚刚晋升为高级工程师级别的穆德胜看起来仍然像是一个大学生,腼腆的言语中透露着一种自信,他说:“现在两条路线我都可以选择,我会尝试做一些管理的事情。”
  百度的技术评级也非常有特色。公司内部有一个技术委员会,而且全部是由技术层级达到五级的工程师组成的。现在这个技术委员会有九名成员,不过经过最近一次新的评审,估计这个群体又会扩大了。百度一年有两次评审,只要达到了某一个层级,他的工资下个月就立刻就上升到相应的层级。崔珊珊说:“技术委员会的同事平时也和大家一起工作,每个工程师的水平高低,体现在工作中,谁的心里都是雪亮的。工程师最喜欢的就是当面说清楚、一切凭实力说话。不少单位讲究薪酬待遇‘背对背’,互相不公开,其实工程师最不喜欢的就是凡事还得猜测背后有什么文章。做技术的人,个性一般比较直率,他不会今天缠着老板谈谈加薪、明天再找老板要要奖金,他不满意不会挂在嘴上抱怨,可能就直接走人了。所以,职称评定和薪酬待遇的公开公正非常重要。百度很好的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实践表明,效果很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尽管技术级别有差异,但百度工程师从来不认为他们的工作之间存在高低之分。崔珊珊说:“百度工程师只有负责的范围大小之分,并没有在一个范围内负的责任大小之分。我们不剥夺每个工程师做事的能力。”陈竞凯表示:“我这个架构师也不一定是只做架构,而其他同事也不是只写程序,我们给每个人都有发挥的机会。百度一般不提程序员这个说法,因为这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程序员,程序员往往指的是拿到别人设计的东西写代码,做的是Coding的工作。而我们都是工程师,当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开始,你就需要在你所做的范围内做设计师。因为我们在不停的探索新技术,无论是负责哪个方向的、无论是谁,只作Coding都是不可能的,必须把相当一部分精力用来研究和实验。”
  站在一亿互联网用户后面
  陈韫敏每次看到朋友在用百度的MP3搜索喜欢的音乐时,心里总是非常的兴奋。崔珊珊几年前曾经开发过百度快照,虽然现在已经是其它工程师负责了,不过每次看到熟人在用这个功能的时候,还都会很骄傲的告诉他们:“那是我开发的功能。”德胜在每次做完一个新功能后,都会打电话给家人,第一时间告诉他们这个信息。而向朋友推荐的时候,德胜说:“我一般都会推荐他们直接把百度设成首页。”
  据报道,到今年年底,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将达到1.2亿,这些中国网民都将成为百度的用户群,一个软件能有如此众多的用户,对于工程师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具诱惑力呢?

大家看好哪些自动驾驶公司?

比较看好这个行业,考虑加入其中。


第一梯队

第一梯队的主要有两家:

第一家公司Momenta相对低调,但团队和实际进展却名声响于行业内。他们目前执掌研发的联合创始人,是目标检测和图像识别领域先进框架Faster R-CNN和ResNet的作者任少卿。

在我看来Momenta是一家被严重低估的公司。他们的目标是打造自动驾驶大脑,所以不止走了一条看起来更快能实现的L3之路,L4以上的自动驾驶也在研发。在实际进展方面,Momenta先L3,跟车厂供应商合作,走特斯拉模式,然后再L4。Momenta还得到奔驰母公司戴姆勒、蔚来汽车的产业资本的加持,依靠资本+资源,可能会更快走通技术方案的商业闭环。

这种“闭环”也在最近半年进一步得到资本认可,据称Momenta目前已累计完成融资超过2亿美金,估值超过10亿美金,推进速度和进展十分惊人。

第二家公司是Pony.ai,就是彭军和楼教主联手创业的小马智行。他们当前估值已接近10亿美元,还获得了北京路测牌照,同时跟广汽达成战略合作,招揽了一帮大牛建起自动驾驶研究院。

在技术方面,Pony.ai开始使用32线激光雷达完成64线甚至128线才能达到的效果。当然更被关注的八卦依然是楼教主。之前有传闻称,教主中道改意,出走小马加盟滴滴,出任滴滴外卖CTO,甚至有人亲眼目睹教主频繁进出滴滴。

然而真相是:滴滴外卖和Pony.ai同住一栋楼而已。

总之,在过去半年竞速里,Pony.ai和Momenta已经闪出了一个身位。

第二梯队

第二梯队估值围绕6亿美元上下波动,相比起上一轮,整体也有2-3倍增长。

首先是景驰科技。景驰自创业以来,势头汹涌,团队分工配置也相对健全,特别对于这个技术与落地并重,产品和资源同举的行业,前CEO王劲的作用不可谓不关键。

然而百度的精准一击,对景驰造成了不可承受的影响。所幸王劲之变后,景驰迅速度过了动荡期,也吸引了一批高级人才加盟,公司重新进入了稳定发展阶段。

另一家RoadStar.ai,近期刚宣布了一轮1.28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5亿美元左右。他们是一家百度车厂开出的无人车公司,主打L4以上自动驾驶。但去年早些时候就开始的融资,进展算不上一帆风顺,而且如今领投方双湖资本的4000万美元,原计划似乎也更偏向另一家公司一些,但后来那家公司风云突变,RoadStar.ai守得云开见月明。

除了乘用自动驾驶,还有几家货运相关的无人车公司也在该梯队中。

图森未来在去年年底官宣了一轮Composite Capital Management领投的5500万美元融资,据说当时投后估值就达到了4.5亿美元。图森未来最近一次对外亮相是无人集卡在港口的应用,意味着图森开始进入商业化试运营阶段,但现在没有更多融资的进展可分享。

在货运自动驾驶领域,2018年上半年最受关注的可能要属何晓飞创办的飞步科技。飞步科技主打轻卡货运,方案落地中包含了城际、高速等场景,而且货运相关的高级辅助驾驶可能会最先对外推出。他们之所以受关注,还有另一个原因是全栈技术中还包括的专为自动驾驶研发的AI芯片。

第三梯队

此外,还有几家更为低调的无人车公司,估值在3亿美元维度。但比起上一轮也有3倍以上的推进。

同样出身百度系的领骏科技,该团队5月对外发布的“完全看不出经过改装”的无人驾驶原型车,在一辆国产SUV基础上,领骏实现了整套自动驾驶方案,转向过弯、高速场景、收费站等均在路测中顺畅实现。最引人注目的是,领骏无人车将所有传感器“隐藏”,头顶没有醒目的激光雷达,可能会成为车厂追求的目标。

相似思路的还有领骏创始人杨文利的“老战友”倪凯。他们在百度都是最早一批无人车团队成员,倪凯创办禾多科技后,也是以L4降维应用L3的思路在推进,目前融资进展可获悉的比较有限,但听说跟车厂签到了大单。

另外“闷声发财”的或许还有吴甘沙,驭势科技在今年上半年的新闻并不多,但在无人驾驶清扫、摆渡车和停车场等有限场景的自动驾驶方面,具体落地案例一个接一个,资本方面的消息可能也快了。

与驭势科技落地场景相类似的是酷哇机器人,这家已在长沙橘子洲头落地无人驾驶扫地车的公司,近两月来气势汹汹,而且还在落地中找到了长沙中联重科这样的环境产业龙头。最近,酷哇宣布了一轮1.35亿元的B轮融资。

OMT:巨头在侧

最后,同步一下BAT们的自动驾驶进展:

百度,起步最早,积累和探索也最丰富,Apollo亦在业内打响了名气和口碑,但陆奇的走,影响很大,不仅影响的是Apollo的对外发展,也影响着百度工程师的心绪。

目前,百度自动驾驶技术方面启用了“老百度”陈竞凯,这位首席架构师性格谦和、为人低调,内部颇有口碑,也深受李彦宏信任,但能否握稳百度无人车的方向盘,需要一些时间来给出答案。

腾讯,进展最快,去年年底完成了组织框架搭建,今年在满世界挖人推进,L3、L4并行,L3方面会最先推出产品,而且腾讯以深圳为大本营,已经拿到了深圳的第一张路测牌照。

阿里巴巴,BAT中布局最晚,实际进展也对外透露不多,半年来最大进展是透露了团队由阿里AI实验室首席科学家王刚在领导,目前团队规模50多人。

最后的最后,华为也在进行自动驾驶研发布局,但进展可能更慢——因为华为还在为团队找leader呢。

总之,目前天下大势就是这样,再过半年可能就要分出胜负,最关键的时间点也已经来临。



说说四川成都的一家专注于低速自动驾驶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

成都坦途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一站式自动驾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服务商。基于通用性的车辆控制系统和线控技术为基础,依托现有的无人配送车和无人观光车的产品和项目经验,结合各细分领域的业务特性和需求,提供个性化的行业解决方案、一站式的自动驾驶系统。

已经应用的领域有:医药、旅游、新零售、智慧安防、智慧物流、智慧环卫、智慧出行等

文章发布时间与标签:

更新时间:2020-10-26 03:09:27
标签: 百度陈竞凯什么级别

推荐的SEO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