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词典_SEO知道

更新时间:
2019-09-21 05:18:17
百度词典_SEO知道:

百度词典在线查询

付诸阙如

【出处】语见(春秋•孔子门人《论语•子路篇第十三》):“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用例】(蔡东藩《民国演义•第四十一回》):“还有一篇告令,说明改正选举法,实为总统绝续时,预防争乱起见,小子也似信非信,只好付诸阙如。”
【解说】鲁哀公六年,即卫出公四年,孔子自楚鄙返卫。出公,名辄,乃卫灵公之孙,太子蒯聩之子也。聩图杀南子,为灵公所逐而适他国。灵公薨,辄袭位为君,其父聩欲归国争位,为其子所拒。孔子于卫国时,政局大致定矣。其时,蒯聩未能为君,流亡在外,诸侯于此屡加责难。而孔子门人多于卫为官,故出公屡欲请孔子出仕。一日,子路问于孔子,曰:“卫君欲请夫子出仕,夫子将治理何事为先?”孔子曰:“必先正其名也!”子路曰: “有此事乎?夫子迂腐不通事理!何为先正其名也哉?”孔子曰:“仲由!汝放肆!君子有其所不知之事,乃欠缺此也。须知其名不正,则其言不顺;其言不顺,则其事不成;其事不成,则礼乐不盛;礼乐不盛,则刑罚失度,刑罚失度,则百姓茫然无绪,手足无措矣。故君子行事必有名,言出必行。且君子于其言行,绝不苟且从事也。”
亦作【付之阙如】(颜采翔《红楼烛隐•第九章•第十八节》)“接下来是宝钗、宝玉、黛玉各作其一的第二谜章。因于此一谜章丝毫不懂,所以便只好付之阙如。”
亦作【尚付阙如】(蔡东潘《民国演义•第七十二回》):“后来老袁强奸民意,凡政绅军商各界,无不有请愿书,独耆硕遗老,尚付阙如,老袁想到王闿运身上,意欲借重大名,列表劝进,遂密电湖南将军汤芗铭,嘱他与王关说。”
亦作【尽付阙如】(燕垒生《天行健•第三部〈创世纪•第七章〉》):“即使是武侯,曾经权倾一时,手握重兵,身死之后一样水流花谢,尽付阙如。”
【释义】① 诸:“之于”合音。②阙:欠缺。③ 如:助辞。
【付诸阙如】指欠缺本应具有而竟无之事物,常用此语。

雷轰电击什么意思?百度词典

雷电发生时,由于前大电流的通过而杀伤或破坏

百度词典怎么了?披头散发中的“散”怎么有两种读音


拼 音 sàn sǎn
基本释义

[ sàn ]
1.分开,由聚集而分离:分~。解~。涣~。~落。~失。~逸。披头~发。
2.分布,分给:~布。~发(fā)。天女~花。
3.排遣:~心。~闷(mèn)。
4.解雇:他干的不好,让那家饭店给~了。
[ sǎn ]
1.没有约束,松开:松~。~漫。懒~。~曲。~记。~板。~文。披~头发。
2.分开的,分离的:~居。~乱。~座。~兵游勇。
3.零碎的:~碎。~装。~页。
4.中医称药末:~剂。丸~膏丹。

百度词典和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一样吗

当然 《现代汉语词典》 第五版 好!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 很黄很暴力!
增加了傍大款、买春、买官、卖官、吃回扣、潜规则、三陪、劈腿、软体、硬体、管道、桑拿、刺身、 性 交、性贿赂、性器、性骚扰、性奴 和 政宪 等词语。

《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 褪红、去红很严重。
删除了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人民群众、工农联盟等。

1、增写新词目:“【国本】(名词)立国的根本:民为国本”(《现汉》第6版第494页增写)。
这是编者赤裸裸地公开否定“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现汉》前几次“修订”都不写中国的《党章》、中国的《宪法》、党的基本路线规定的“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已属大错。
第6版“修订”进而把“西方国家”的观点“民为国本”写成我国的“国本”。西方国家的“民”是指“国民”。但在我国讲的是“人民”,我国在“社会主义时期,反对社会主义革命,敌视和反对社会主义建设的”“国民”,“不属于人民的范围”。这是《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和邓小平的重要《讲话》(《邓选》第2卷第297页)、《党在建国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三中全会以来》下册第829页)都明确肯定和重申的。何况我国的“国本”有“四项”内容,既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还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国民”的一个“民”字能“取而代之”的吗?
2、增写新词目:“【极权】(名词)指统治者依靠暴力行使的统治权力。在极权统治下,人民毫无自由”(《现汉》第6版第605页增写)。
上述所谓“极权统治”是“西方国家”骂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话。西方把社会主义国家称为“极权统治国家”。2006年欧盟还通过所谓《反共产极权体制第1481号决议》。毛主席早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就驳斥过西方对我国这种诬蔑。编者却认同这个诬蔑,并把它作为正面词目收录,示意“提倡”。这是赤裸裸地否定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
编者还通过删改如下词目否定新中国和新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3、在【必】词目中,编者把“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必由之路”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9页,与第6版第70页)。
4、【人民民主专政】工人阶级(经过)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政权。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经历了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解放前,革命根据地的人民民主专政,担负着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几个革命阶级,对帝国主义走狗、官僚买办阶级、封建地主阶级的专政。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民主专政担负着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实质上是无产阶级专政。参看无产阶级专政。(这是《现汉》第1版第951页写得对的)。
上述词目中笔者划了横线的黑体字是被第6版删掉的,并重写如下:
5、【人民民主专政】工人阶级(经过)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政权。参看无产阶级专政(《现汉》第6版第1092页)。具体内容全部不要了。第6版并对第1版的“无产阶级专政”也作如下删改:
6、【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用暴力革命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后建立的新型国家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是人类历史上最进步的,也是最后的专政。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阶段,都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专政的主要任务是镇压国内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对社会主义的分子的反抗,(第6版编者把以上笔者加横线的黑体字都删掉,改写为):“专政的主要任务是防御外部敌人的颠覆和侵略,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保证社会主义建设的顺利进行,并过渡到共产主义。”在经济、政治、文化一切领域里彻底消灭资本主义势力(第6版删掉这句,表明不能“消灭资本主义势力”,改写为):“无产阶级夺取及建立国家政权的形式、道路、任务等都会随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1200页与第6版第1373页)。
上述词目中原明确写了的重要内容——历史和事实都被删改。这是玩弄“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手法,保留“抽象概念”,取消“具体内容”。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的具体的否定。这还有很多旁证:
7、在【工农联盟】词目中,编者把“工农联盟是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重要保证,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基础”也删除、否定了(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374页与第6版第447页)。
8、在【便】词目中,编者把“没有人民的,便没有人民的一切”也删除、否定了(可对比第2版第68页,与第6版第81页)。
9、取消【为什么】词目:“为什么群众爱护解放军?因为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第2版第1199页有,第6版第1352页)。
这都是明显地否定人民的解放必须靠工农联盟和有人民“自己的”。
10、在【命运】词目中,编者又把“中国人民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797页与第6版第912页)。
11、在【标志】词目中,编者把“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70页与第6版第85页)。
12、在【变革】词目中,编者把“1949年是全中国发生惊天动地的伟大历史变革的一年”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66页与第6版第79页)。
13、在【飘扬】词目中,编者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删除。改为“彩旗迎风飘扬”(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874页与第6版第994页)。
用彩旗取代五星红旗,这是名副其实的“改旗易帜”。
新中国确实是靠领导人民和解放军,靠“暴力”革命的胜利而建立,靠武装力量来巩固政权的。即使所谓“民主国家”的美国,它的前身本是英国在美洲的殖民地,华盛顿也是通过武装起义才建立了美国,它至今都是靠暴力维持其统治和对世界的霸权。编者为什么“唯独不允许”新中国的国旗“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而要用“彩旗”来取代“五星红旗”?
14、在【巩固】词目中,把“无产阶级专政空前巩固”删除(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381页,第6版第455页)。
15、在【翻天】词目中,把“有强大的无产阶级专政,不怕阶级敌人翻天”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99页与第6版第357页)。
《现汉》对这15个词目的增删改,显然与“18大”《党章》和《政治报告》重申的我国必须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相违背 。
必须指出:《现汉》负责人在首发式上还说:“新增词语真实记录了当代社会生活”,“有些词语未被收录,说明我不想提倡这些东西”,这就示意:收录的“极权统治”、“普世价值”等词语是它肯定的、正面的、“提倡”的了;“未收录”和“被删除”的词语则属于“‘提倡’之‘反面’”的了。《现汉》另一编委则说,通过词目词语的“增、减”即 “吐故纳新”才出了“精品”词书(见2012年7月16日《人民日报》和2012年第4期《辞书研究》)。
以上增写西方观点“国本”否定我国的国本,诬我国为“极权统治”,并系统地删改一系列有关词目,这是全面否定我国坚持的四项基本原则。
二、《现汉》否定并删除有关中国的领导的词语的内涵
1、【党】词目:“(名词)政党,在我国特指中国”(《现汉》第6版第261页)。在我国讲党的领导就是的指的的领导,这是对的。但是:
2、在【党报】词目中,编者却把“在我国特指中国各级组织的机关报”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15页与第6版第261页)。
3、在【强】词目中,编者却把“党性很强”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917页与第6版第1041页)。
4、在【舵手】词目中,编者却把“中国是中国革命的舵手”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81页与第6版第337页)。
5、在【保证】词目中,编者却把“党的领导是我们取得胜利的保证”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40页与第6版第47页)。
以上2-5条的删改,岂不是明显地否定中国的领导吗?
6、在【群众】词目中,编者把“领导干部必须深入群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953页与第6版第1082页)。
7、在【漠视】词目中,编者把“漠视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党所绝对不容许的”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802页与第6版第918页)。
8、在【蕴藏】词目中,编者把在“群众中蕴藏了一种极大的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434页与第6版第1615页)。
9、在【只有】词目中,编者把“只有依靠党,依靠群众,才能把事情办好”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487页与第6版第1674页)。
10、在【归功】词目中,编者把“他们把一切成就和荣誉都归功于党和人民”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417页与第6版第487页)。
11、在【一心】词目中,编者把“一心为人民”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357页与第6版第1529页)。
12、在【忠】词目中,编者把“忠于党,忠于人民”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499页与第6版第1687页)。
13、在【作为】词目中,编者把“作为一个员,要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553页与第6版第1745页)。
14、在【心目】词目中,编者把“在他的心目中只有党和人民的利益”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280页与第6版第1447页)。
15、在【坚定】词目中,编者把“不动摇:人民坚定地跟着走”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48页与第6版第628页)。
16、在【紧密】词目中,编者把“全国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周围”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89页与第6版第675页)。
17、在【维护】词目中,编者把“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195页与第6版第1354页)。
“对照”新旧版,看了以上这17条词目的改动,能不使人想到编者对中国的彻底否定吗?不仅把我国“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党的历史和业绩都否定掉,也把建党至今我们党始终坚持的纲领路线和实践,把党的“18大”和习总书记重申和强调的“社会主义基本政治制度”,“领导干部必须深入群众”,“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依靠党,依靠群众”,“一心为人民”等四项基本原则的内容都删除掉了,都“吐故”了。还说什么《现代汉语词典》是“真实记录了当代社会生活”的“精品”词书?这些被取消被删除的词语岂不正是“当代社会生活”中的主旋律吗?
这些删改,岂不是编者在搞“改旗易帜”的“事实”吗?
三、《现汉》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
党的“18大”通过的《党章》,不但没有取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而且仍然写在党的指导思想的第一句话的位置上。可是,《现汉》编者却唱反调,赤裸裸地“改旗易帜”。
1、在【旗帜】词目中,编者把“旗帜鲜明,更高地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删除;
改写为:“节日的首都到处飘扬着五彩缤纷的旗帜”(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896页与第6版第1020页)。这是再次名副其实地“改旗易帜”。
2、在【马克思主义】词目中,编者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全部历史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删除(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748页与第6版第862页)。这是为“改旗易帜”杜撰的所谓“理由”。
3、在【灯塔】词目中,编者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照耀我们前进的灯塔”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25页与第6版第273页)。
4、在【武装】词目中,编者把“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我们的头脑”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219页与第6版第1382页)。
5、在【介绍】词目中,编者把“十月革命后,马克思列宁主义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了”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82页与第6版第667页)。
6、在【一元论】词目中,编者把“辩证唯物主义是最科学最彻底的唯物主义一元论”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358页与第6版第1530页)。
7、在【解释】词目中,编者把“有了马克思主义以后,人类社会现象才得到科学的解释”删除。(可对比第2版第581页与第6版第666页)
8、在【锁钥】词目中,编者把“掌握辩证唯物主义是做好各项工作的锁钥”删除(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1094页与第6版第1251页)。
9、在【修正主义】词目中,编者把“修正主义篡改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原则,阉割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精神,麻痹工人阶级的革命意志”等等全部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297-98页与第6版第1466页)。
10、在【彻头彻尾】词目中,编者把“现代修正主义者所奉行的纲领是彻头彻尾地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删除(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129页与第6版第157页)。
11、在【背离】词目中,编者把“对背离马列主义的言行,必须进行批判”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48页与第6版第57页)。
其实,凡是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反对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的言论,都属修正主义言论。这是党的《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作了明确规定的。
12、在【认定】词目中,编者把“马克思主义认定一切事物都是在矛盾中不断向前发展的”删除(可对比第2版第964页与第6版第1095页)。
13、在【深入】词目中,编者把“马克思主义深入人心”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016页与第6版第1154页)。
以上13条被删改岂不又是用“事实”回答了编者在搞“改旗易帜”吗?
四、《现汉》否定并删除“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这一基本原则
党的“18大”《党章》、《政治报告》再次重申和肯定我国的“社会主义改造”,我国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
可是,《现汉》又是大唱反调。
1、取消【社会主义改造】词目:“【社会主义改造】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按社会主义的原则改造非社会主义的经济成分,是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种形式。如通过合作化道路使农民和手工业者个体经济逐步改造成社会主义经济,通过各种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使资本主义经济逐步改造成社会主义经济。”(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012页与第6版1148页)。
这是根本否定我国的社会主义改造。这个否定还有很多旁证:
2、删改【科学社会主义】词目,编者把原写的定义“科学社会主义”是“关于阶级斗争,特别是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删除、否定(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639页与第6版第731页)。
编者删除了上述的正确定义,就否定了“科学社会主义”是“阶级斗争的学说”,编者在改写中是只字不提“阶级斗争”,同时还在有关的一系列词目中,把“阶级、阶级斗争、阶级基础”等字眼都删除掉,这就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变成了一个与“阶级斗争”绝缘的“怪物”了。
其实,原写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党在建国前和建国后的几十年的实践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即是有力的证明。党的“18大”《政治报告》也重申“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必须继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
3、在【标志】词目中,编者将“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70页第6版第85页)。
4、在【总路线】词目中,编者把“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删除(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1526第页与第6版第1733页)。
5、在【路线】词目中,编者把“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739页与第6版第845页)。
以上这5条的删改,是编者不承认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是彻底否定“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历史”和党的历史的突出表现。
6、在【坚决】词目中,编者把“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48页与第6版第628页)。
7、在【动摇】词目中,编者把“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绝不动摇”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60页与第6版第313页)。
8、在【比照】词目中,编者把“新旧社会一比照,就看出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7页与第6版第67页)。
9、在【广泛】词目中,把“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民享受着广泛的民主自由”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415页与第6版第486页)。
10、在【昌盛】词目中,编者将“把祖国建设成为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句话中的“社会主义”四字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20页第6版第144页)。
11、在【建设】词目中,编者把“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句话中的“社会主义”四字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57页第6版第637页)。
12、在【繁荣】词目中,编者把“繁荣社会主义文化艺术事业”中的“社会主义”四字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300页与第6版第358页)。
13、在【公有制】词目中,编者把“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这句话中的“社会主义的”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386页与第6版第452页)。
14、在【合作社】词目中,编者把“在我国,合作社是社会主义或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453页与第6版第523页)。
15、在【壮大】词目中,编者把“壮大社会主义经济”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523页与第6版第1714页)。
16、在【培育】词目中,编者把“培育社会主义一代新人”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859页与第6版第978页)。
17、在【显著】词目中,编者把“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已经取得显著成就”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249页与第6版第1413页)。
18、在【歌颂】词目中,编者把“热情歌颂社会主义新风尚”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369页与第6版第438页)。
以上这18条的删改,岂不是编者要中国“告别社会主义”,搞“改旗易帜”吗?不仅如此,似乎还意味着要兄弟国家也“告别社会主义”:
19、删改【少年先锋队】词目。原词目写的是“我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少年儿童的组织”。编者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删除掉,改写为:“某些”国家了。(可对比《现汉》第1版第999页与第6版第1144页)。
习总书记说“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新旧版对比,看了以上这19条词目取消和删改,难道还会有人看不出编者是明明白白彻彻底底地否定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否定我国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否定我国“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吗?!
“共产主义”就更在编者的否定之列了。
20、在【到达】词目中,编者把“从社会主义到达共产主义”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21页与第6版第266页)。
21、在【道路】词目中,编者把“为共产主义建设铺平道路”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221页与第6版第269页)。
22、在【必定】词目中,编者把“共产主义必定要在全世界实现”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59页与第6版第70页)。
23、在【确立】词目中,编者把“确立共产主义世界观”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952页与第6版第1081页)。
24、在【理想】词目中,编者把“共产主义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694页与第6版第795页)。
25、在【产生】词目中,编者把“有了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就会产生无穷的力量”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18页与第6版第143页)。
26、在【念念不忘】词目中,编者把“我们革命前辈所念念不忘的是共产主义事业,而不是个人的得失”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832页与第6版第949页)。
27、在【宣传】词目中,编者把“宣传共产主义”删除(可对比《现汉》第2版第1304页与第6版第1473页)。